古早

可爱的兔女郎...小哥哥?

是拍卖会最强拍卖师

你在我的血中流淌,你在我的唇间呼吸,我在我的痛苦中感觉到你。
——塞尔努达《我的天使长》 

陆曼陀。:

夜莺与玫瑰
THE NIGHTINGALE AND THE ROSE

人生因为有美,所以最后一定是悲剧。

配着炸鸡吃在烈


炸鸡为什么不配啤酒/玄硕酒量是真的差/在烈小天使穿成这样后面还拉灯怎么会不做些什么呢?

总之就是为这对夫夫爆灯啦。图忘了带回来扫描了。



“说是为什么要来......因为今天是新年的第一天啊。”

偌大的房间开着灯,一只大黄狗摇摆着尾巴,和几只穿着定制古驰的小奶狗将登门拜访的黑发男人团团围住。

不知为什么,玄硕就是想新年时间与在烈——他面前的男人,一个从来不会露出双眼,刘海也动都不动的男人分享今晚。

不是他哪位女性朋友,也不是任何其他人,而是在烈。也许是面前的男人有着外表都无法比拟的心灵和性格,一直都在为他着想的缘故。

在烈只穿着一件短浴袍,浴袍的领口大敞,他的肌肤光滑细腻,短短的浴袍下摆也只能勉强遮住大腿根部,玄硕的目光在那上面只停留了两秒,在烈就快速地转过身,赤着脚跑到玻璃茶几前,开心地示意玄硕过来。

他们嘴角的笑意一直没有褪过,而在烈也似乎早有准备,只是这空旷的房间未眠显得有些冷清,灯光是冷白的,打在在烈本就白皙的肌肤上更显得这个人像每天都在洗牛奶浴,甚至那头修剪精细的金发,也像是在反光。

玄硕提着一袋子的炸鸡,有些好奇地看了一圈,问道:“在烈,现在只有你一个人在吗?”

在烈开心地点头。按理来说,新年里没有家人的陪伴本来是应该伤感的,玄硕甚至觉得自己的问题有些不合时宜,但在烈显然不会这么认为。他的嘴角弯起一个大大的弧度,像是只要有玄硕的到来那么一切就都足够。

而这确实也是事实。

关上门,玄硕摸了摸开心地摇摆着尾巴的大黄狗,把炸鸡放在茶几上,打开来,有些局促地笑着:“听说这家的炸鸡挺好吃的......”

在烈点头点头。

“呃,如果你不介意的话,我还带了点啤酒......”

在烈刘海下的双眼亮了一亮,继续点头点头。

啤酒是劣质的,远比不过在烈家里存放的高档红酒,但只要是玄硕送的,只要是玄硕和他分享的,在烈在收到的时候似乎永远都表现得十分开心。

玄硕也摸不定在烈的心思,但面前这个男人将手臂端端正正地放于胸前,双膝并拢,手掌规规矩矩地放在膝盖上,腰板挺直地坐着,像条训练有素的大型犬。

......大型犬。

为什么他会有这样奇怪的想法?

玄硕愣了一下,赶紧打开塑料袋,里面是纸盒包装着的炸鸡,诱人的肉香很快地溢散出纸盒,身边几只狗狗的尾巴摇得更欢。

“在烈......你不吃么?”

“......你说想吃,那你为什么不动?”

“要我喂你?呃,如果你想的话......”

于是,一块鸡块被送到在烈的唇前,在烈速度极快地吞咽下那块极快,然后再次充满期待地看向玄硕。

那样的神情,就像是在说:“请投喂我吧。”

期待,乖巧,还带着一点儿惴惴不安。

男人裸露在外的肌肤泛上粉红,像是炸鸡热量太高,直接由薄白的皮肤转换发散掉。

“......吃太快也不好啊,喝点啤酒润润嗓子吧。”

意外地,在烈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失望,反倒是更为期待地望着玄硕,让玄硕感觉有些奇怪。

杯子已经由在烈洗净摆放好了,玄硕将每个杯子都倒上满满一杯啤酒,他也吃了几块炸鸡,感觉有些口渴,与其它牌子的啤酒不同,这个牌子的啤酒甚至有些甘甜,玄硕一下就喝了大半杯。

“啊......好像果汁。”

在烈端起酒杯,慢吞吞地小口咽下啤酒的汁液,视线一直没有离开过玄硕。

而玄硕,他大概是已经忘了自己酒量非常不好的事情,而这个啤酒又意外地上头,没过一会,他就有些感觉晕乎乎的,而在此期间他已经喝了不少。

狗妈妈已经带着小狗到房间里睡了,不知是什么时候谁将灯调暗,玄硕酒气上头。

面前的男人显得清新又可口,玄硕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想要接近对方,对方有些担忧地也站起身,贴着玄硕的身子,用手臂扶着他的手臂。

肌肤相亲。不愧是牛奶池子里泡出来的肌肤,贵族一样,娇生惯养,似乎一掐就能让手上一片濡湿。在烈的呼吸拂在玄硕耳际,那双柔嫩丰满的唇微微开合,露出里面整齐牙齿的部分。

醒酒药?

此刻这种发明不存在,只要他们任何一个人都不提起,就不存在。

“你......”玄硕有些发愣,看着面前俊美挺拔的男人,字音说了一个就住嘴,不知自己开口是为了什么。在烈似乎有些不自在,身子顿了下,就搀着玄硕想把他带到房间里去——也不知是谁的房间。

然后是一阵对于两人来说的地动山摇,玄硕压着在烈,压到了那块巨大的防弹玻璃上,在烈的身后映着万家灯火,浴袍带被扯开,玄硕的手沿着锁骨一直往下。

在烈弹动着身子,紧窄的腰肢似乎是因为玄硕手指所过的路径,有些痒,它在扭动。不是拒绝。

那双平日不发一言的唇,也在此刻有了低低的湿润的呜咽。


超不凶

关于那句“像只湿漉漉的小猫在雨中瑟瑟发抖”的实践...